修行小说 > 仙侠修真 > 疯道人 > 第二百三十二章日出天地正

第二百三十二章日出天地正

推荐阅读: 重生不重来混在漫威当法爷女配小叶修仙记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妙手回春神话禁区书剑盛唐茅山捉鬼笔记宇宙级大反派超级城市制造商

    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这是从古至今留下的规矩,客人走的时候拿走了富老爷亲手书写的欠款字据,上面盖着富源通商号对外的图章,欠款数额是云龙镖局赔付富源通商号数额的一半,还款日期是云龙镖局随时可上门追讨。

    富家虽然家大业大也经不住这样大把撒钱,富老爷又怎么会不心疼,好在还有一线希望,云龙镖局被劫走的货物如果能如数追回来,人家将会把借据原样奉还。这一条是没有字据的,全凭着云龙镖局良心做事,虽然眼前看似画的一张饼,但富老爷却寄望着也能充饥。’

    当发现客人是独自来访而目的只有一个‘藤屋’,富老爷就隐隐约约有点不祥的预感,直到年轻人点明了泳池下面的秘密,富老爷的心一下子凉到了脚后跟,他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毛病。藏教头从六安回来曾提到年轻人到过茗芳小筑一事,但是藏教头认为年轻人去茗芳小筑只是一个偶然,不是对他们的身份有所怀疑,现在才发现这都是一厢情愿。

    云龙镖局镖队被劫死伤那么多人这是有目共睹的,是受害方,富源通拿回了物品的报价还收回了付给云龙镖局的押镖费用没有任何损失,这还不够,富家还在很短的时间内拿到了很高的违约金,连瞎子都能看出谁是受益者。

    仅仅这些还不是全部,富老爷想起和云龙镖局签订托镖协议时执意坚持己见,要求云龙镖局提供货柜但不监督货柜装货过程,双方在许昌交接时是以货柜上富家的锁具和粘贴的封条安全印记经过富家认定完好双方的交易即告终结。而云龙镖局则以富源通商号提供的货品清单报价收取押镖费用。这样的交易明显对镖局不利,若不是镖局对货主有足够的信任没人敢做。换言之货主若是虚高报价镖局是不知道的……

    富源通商号当时这么做是为了不让外人知道富家的隐秘,现在看来却成了授人以柄,富源通付出的押镖费用比通常高许多,这也会让人怀疑是给云龙镖局设了个套。

    富源通商号本就是被怀疑的对象,前前后后还有这么多差头。最说不清的云龙镖局已经赔付了损失富家还派人监视人家的行动,云龙镖局若是非要指认富家合伙作案,那可真是百口难辩。富老爷已经无暇顾忌说话的分寸,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富老爷也不知道,他怕有一处漏说对方却已经掌握会引起更大的误会。

    富老爷把案件有关的来了个竹筒倒豆子,这也是出于无奈,因为他从快刀黄胜口中知道年轻人有多么可怕。富老爷心里明白藏教头已经被控制了,他相信文昊和他的婆娘青妹也应该是身不由己啦。他甚至怀疑连发财都是在人家掌控之中。

    云楼客栈在哥三个回来之前从一楼到三楼没有一个客人,显得很冷清,可是大门上依然挂着歇业的牌子,这是书山为云龙镖局唯一能做的事情,只要公子和清书与秋剑没回来,李大伯没有放弃寻找,无论是谁都无法改变他的决定。那些从外地赶回来准备和镖局同呼吸共命运的老人都已经走了,是老镖头和张镖师劝走的。他们离开时是那么的不情愿,惜别时的凄惨让书山不忍侧目,曾经宁肯流血不流泪的汉子是挂着泪水离开客栈的。老人们是带着希望走的。希望就像天边淡淡的晨光,他们相信在雾气缭绕的归途中很快就会看到‘日出天地正,煌煌辟晨曦。’

    今天是疯道人哥三个回到杭州的第三天,也是他们在杭州的最后一天,王强把这消息告诉了李云。

    老少爷们在太阳还没有落山的时候就坐在桌子前,他们喝了许多酒。也喝了许多种酒,李白赞誉的兰陵美酒,百年窖藏的杜康,杜牧笔下的杏花春,还有千年历史的女儿红,只要书山酒窖里能找到的酒都会被收罗出来喝上两碗,每一种酒都有一段往事,酒里酝酿出的酸甜苦辣就是他们的过去。

    他们说了许多话,也说了许多让人开心不开心的话题,让清书和秋剑最难忘记的是第一次走出家门闯江湖的旅程,第一个大战就是面对鬼吹灯和花痴疯两个让江湖上人人想得而诛之又让人胆寒的魔头,第二次就是大战十三太保,那一次王强走入了三个人当中,哥四个用鲜血溶合成兄弟情缘。第一次的旅程虽然充满了凶险,但还是给他们留下了一段美好的记忆,清书告诉先生去年路过青阳去看过老伯,老人家对晚年的生活很满意,清秀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丈夫和哥哥清源同在工部任职,老人盼望着先生和秋剑能去看看他。

    他们谈到了宁国城门外的客栈,也谈到了书山的父亲那个慈父般的老人,他们还谈到了许多许多的人和事,让心情在愉悦和痛苦中跌宕起伏。

    他们谈的最多的当然是眼前还没有彻底解决的麻烦,被劫走的镖就像插在云龙镖局那只龙眼球上的一根刺,虽然不致要命却有碍观瞻,留下的印记是残疾,谁又会把贵重的物品放心的交给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的云龙镖局。

    疯道人向老镖头父子讲了这次回来的所有过程后,他对李虎有点惋惜地说:“老镖头,最初我们以为富源通商号也牵连其中,如果是那样云龙镖局就会赚大了,晚辈本想给您个惊喜,结果又是个失望!”说完他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折叠的纸对坐在左侧的九环刀说:“这是那张富源通商号向云龙镖局借款的凭据,见证和担保人是浮萍码头,在下没有来得及和三当家的商量擅自冒用浮萍码头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如果是三当家有什么不方便俺就立马把借据撕了,绝不会让你为难。”

    九环刀豪爽的笑了笑说:“公子也太小看九环刀啦,这点担当都没有还叫什么三当家的。第一我相信富家不敢赖账,第二我保证富家若是赖账九环刀接着。不说浪里行侠公子救命之恩。若没有春上与南屏山庄那场大战,浮萍码头现在还不知什么样呢,大哥二哥绝不会说二话。”

    他抱拳施礼认真的说;“在下就拜托三当家啦。“他抬手把借款凭据递给了对面的李云语气平淡的说:“被劫走的镖很快就会找回来,但是俺不知道会有多大损失,这张凭据就算是赔偿损失的备用。你收好,这也是俺为云龙镖局能做的一点努力。”

    李云接过借款凭据迟疑的说:“咱们这样做好像有点饥不择食,会让人家背后说三道四!”

    他表情严肃的说;“让富源通商号付出代价也是他们咎由自取,如果他们不是隐瞒了实情,云龙镖局也许不会接这趟镖,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协议条款就是约束双方的行为,如果大家都不当真还要那张协议有什么用。现在证明富源通商号并没有想故意陷害云龙镖局,最后的结果也不是他们想要的。所以我们才把这张借据作为备用,俺也希望这张借据最后没有被兑现。”

    王强有点郁闷地说:“富源通商号是杭州城几大商号之一,每年进出的货物流量很大,以前他们外运十之三成是交给了云龙镖局,经过这番曲折他们会不会改变对镖局的看法,如果再让他们承担一半的损失……”

    虽然王强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是谁都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先生要说的话王强却听不出来。先生端起酒碗碰了一下王强放在桌上的酒碗,把碗中的酒像三伏天喝凉水一样嗓子咕嘟两声喝没了,王强这句话他能听明白端起酒碗喝干了。

    先生拿着空酒碗问:“喝的什么酒”?王强道:“杜康”。“你能确定”?王强直眉楞眼的回道;“当然”“你凭什么这么自信。就因为旁边有杜康的酒坛”?王强的表情有点困惑“先生应该知道,我家里窖藏除了女儿红就是杜康酒,品酒又不是深奥的武功需要高智商。”先生问;“俺说的话你听明白了吧”?王强迷茫的看着对方,显然他没有听懂先生说的话。

    先生看着清书把面前的酒碗倒满,自说自话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杜康酒,因为它好喝。也不全是,这里还有喝酒人对杜康酒的信任,信任这个玩意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它能让人以命相托。真正的成功商人并不是靠着唯利是图,是靠信用,他们希望自己给别人留下的印象是讲信用,他们也希望对方讲信用,云龙镖局若是兑现借款凭据富家会心疼,同时也让他们知道云龙镖局是讲信用的吐个吐沫都是钉。俺们这次回来的举动会让富家亲身体会到云龙镖局与其他镖局不同,谁在云龙镖局身上打主意都会寝食不安,这样的镖局还不值得信任吗?镖局不怕摊上事,怕的是你摊上事手足无措解决不了,你就等着富源通商号把更多的银子送上门吧。”

    先生的话顿了顿,眼光忧郁的看着王强叹了一口气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看事物的角度还这么狭窄,俺若是有个一差二错还真不放心你!”

    书山觉得气氛有点压抑想调侃一下,端起酒碗笑着说;“公子今天怎么啦,说得这么郑重,就好像生离死别似的,公子得自罚一杯俺陪着。”

    对方沉默了一会,无声的笑了笑回道:“俺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完端起酒碗自顾自的倒进了嘴里。

    李云转移话题问“易筋经真的是出自少林,公子觉得那本秘籍有那么神奇吗?”

    “这话俺还真没法回答,至少富老爷是这么说的,不过富家祖上出家当过和尚他们的家谱是有记载的。易筋经无非是修炼内功的一种方法,到底有多神奇谁也没亲眼见证过,富家祖上跟随落尘法师身边十年学到一种内功心法很正常,那一本三十二式可能是富家从二十四式演化来的,故弄玄虚让人误以为出自渺渺道长之手。练习内功心法各门各派都有,只是像少林和武当以及峨眉与青城这样的大门派研究的深奥些,心法很重要练习武功的人更重要,孔圣人弟子三千,却只有七十二贤。”他说的话有所保留,至少藤屋的秘密和四十八式洗髓易筋密修他没说,他不是不相信朋友,而是不想失信富老爷。

    老镖头李虎不想纠缠易筋经,他从骨子里就不相信所谓的秘籍有多么神奇,一个家族练习了二百年竟没有出过有点名气的武功高手,绝不会是因为富家人疏于勤奋,富老爷之所以如此看重主要原因应该它是家传之物。这个话题是李云提起的,他不想让别人误会李家也对易筋经感兴趣,因为九环刀不是清书可以无话不说,李虎转移了话题“镖队出事后老朽去过两次富家,有一次还是与公子一同去的,说实话我一直不相信富家与案件会有牵连,因为富家冒这个险不值得,现在看来这个结论没有错。但是老朽也没有想到富家因为某种原因也对丢镖事件这么关心,云龙镖局所有的行动都在人家监视之中,老朽的眼光也是一般般而已。不过这件事也让镖局学到了不少知识,以前咱们对于住处特别警觉防备隔墙有耳,没想到人家还会利用同船共渡的时机来监听咱们的谈话,公子真有先见之明。”

    对方看着李虎问:“老镖头做了这么多的铺垫,不是为了夸晚辈聪明吧,您老人家要问什么”?

    李虎看着对方良久,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公子这么一问,老朽还真的好像有事情要问,比如那个小乞丐,还有戴草帽的人,至少老朽应该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起身吧,我想问的事情有许多,但是现在什么都不想问了,老朽累了要上楼休息啦。”

    公子也跟着站了起来说:“晚辈陪您一起上楼,你老人家躺着问,一会让王强送壶茶上去,以免您老人家问话多了口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