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聊天群 > 第三百零八章 活捉

第三百零八章 活捉

推荐阅读: 混在漫威当法爷无敌升级王老衲要还俗异世金刚葫芦特种兵之龙刃美利坚财富人生玩家之心都市透视眼变脸武士花都猎人

    第三百八章

    特五组的权威并非一日形成的,也并非只依靠怀柔的政策或者整府的权威形成的,特别是在实力为准的修道界,都是靠实力,靠战绩积累出来的。

    而被他们的战绩就是打败那些修道界那些倚仗修为胡作非为的修士,或者西方入侵的异能者。

    在华夏刚建国,战乱刚结束的那段时间内,修道者倚仗修为闹事的时候比比皆是,民国时期,各类奇侠、各类妖魔鬼怪的传说到处都是。可是,宋一这个百战英灵,硬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所有的修士按照法律处理,死在宋一手上的修士、妖怪只怕有上百,其中不乏成名已久的邪魔外道。

    现在的华夏,早已没有修道,没有妖魔鬼怪的传说,就是因为有宋一的镇压,整个修道界没有任何人敢造次。

    现在的宋一,在修道界已经五十年没有出手,但关于他的传说仍在修道者中流传。

    这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站在眼前,在场的修士无人敢越雷池一步,但是降妖除魔的愿望,或者与猫族的仇恨又让他们不甘心就这样退去。

    一时间,所有人就僵持在此处,进退维谷。

    很多时候,情绪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这一次,情绪很明显的是在沉默中消亡掉,所有的修道者在沉默良久之后,摄于宋一的威势,纷纷从另一方离开。

    而在遥远天际的战斗波动,在毛玥、敖青他们赶到之后,也很快结束。心魔王被关押在一个小型的结界之中,不断释放魔力想破开结界,却始终不能成功。

    不久之后,它终究是疲惫了,暂时休息了。而这时,毛玥和云永望的面孔才出现在它的面前。虽为仇敌已经很久,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以真面目面对面的见面。

    对于那个可怜的笼中魔,毛玥和云永望反而已经忘了当初的仇恨。也许他们之间也说不上仇恨,只是两个种族各自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争夺资源。

    这种种族之间的竞争是血淋淋的,就如人吃牛羊,羊吃草这样。被吃者对于吃他们的人,恨的入骨,而吃羊者觉得羊本就是被吃的,理所当然。

    本来,魔族是以人的七情六欲产生的负能量而生,处在食物链的上端。以前一直是人类深深憎恶的对象。可是,此刻,心魔王被困在这结界之中,食物链关系逆转。

    如果是平日里,毛玥一定会为此而感慨万千,可此刻,欣喜于即将完成整个能量循环,她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逼出心魔的魔力,而无暇想其他任何问题。

    她和云永望出现在此处就是为了劝服心魔王,愿意输出魔力。

    只是这一刻,心魔王从捕猎者变身为猎物,他的愤怒不甘可想而知,看到毛玥和云永望的脸,他怒吼道:“你们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总会有一天将你们扒皮抽筋,只留下大脑永困在我的环境中,成为我永远的饲料。”

    毛玥却是一声嗤笑,说道:“我们这已经是第四次见面了吧,前三次你都不能奈何我,这次更是成为了阶下囚,就别说这种大话,徒留笑柄了吧!”

    一旁的云永望却是说道:“冯嘉盛,别装了。你本就不是被情绪控制的人,此刻何必装成这个样子。接受现实,我们再来好好谈谈吧!”

    被云永望戳破了他内心的伪装,心魔王虚幻的脸瞬间变成了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他说道:“好吧,那谈谈吧!说说你们的目的。你们设下如此大一个圈套,不惜让整个中海都陷入了恐惧之中,不就为了我么?

    让我猜猜,你们不是因为恨我,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只有我能完成。所以才会突然发难。”

    毛玥和云永望自然不愿意它就此掌控了谈话的节奏,被它牵着鼻子走。毛玥说道:“你说的都对,但是作为阶下囚的你,只能配合,并没有其他选择了,不是么?”

    心魔王雾状的身体一抖,他说道:“我至少还可以选择死亡。除了我,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可自已经找不出第二个心魔。”

    毛玥说道:“那你尽管死去好了,因为你是死是活于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即使你死去了,我们一定会将你全身的魔力压缩为魔力晶核,供我们使用。”

    这句话让心魔王大惊,他实在没有想到毛玥会如此回答。这让他明白了,毛玥的目的是他全身的魔力,而不是其他。这样的情况下,他毫无胜算。

    看到心魔王雾化的身子在空中颤抖,显然

    第三百八章

    特五组的权威并非一日形成的,也并非只依靠怀柔的政策或者整府的权威形成的,特别是在实力为准的修道界,都是靠实力,靠战绩积累出来的。

    而被他们的战绩就是打败那些修道界那些倚仗修为胡作非为的修士,或者西方入侵的异能者。

    在华夏刚建国,战乱刚结束的那段时间内,修道者倚仗修为闹事的时候比比皆是,民国时期,各类奇侠、各类妖魔鬼怪的传说到处都是。可是,宋一这个百战英灵,硬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所有的修士按照法律处理,死在宋一手上的修士、妖怪只怕有上百,其中不乏成名已久的邪魔外道。

    现在的华夏,早已没有修道,没有妖魔鬼怪的传说,就是因为有宋一的镇压,整个修道界没有任何人敢造次。

    现在的宋一,在修道界已经五十年没有出手,但关于他的传说仍在修道者中流传。

    这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站在眼前,在场的修士无人敢越雷池一步,但是降妖除魔的愿望,或者与猫族的仇恨又让他们不甘心就这样退去。

    一时间,所有人就僵持在此处,进退维谷。

    很多时候,情绪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这一次,情绪很明显的是在沉默中消亡掉,所有的修道者在沉默良久之后,摄于宋一的威势,纷纷从另一方离开。

    而在遥远天际的战斗波动,在毛玥、敖青他们赶到之后,也很快结束。心魔王被关押在一个小型的结界之中,不断释放魔力想破开结界,却始终不能成功。

    不久之后,它终究是疲惫了,暂时休息了。而这时,毛玥和云永望的面孔才出现在它的面前。虽为仇敌已经很久,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以真面目面对面的见面。

    对于那个可怜的笼中魔,毛玥和云永望反而已经忘了当初的仇恨。也许他们之间也说不上仇恨,只是两个种族各自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争夺资源。

    这种种族之间的竞争是血淋淋的,就如人吃牛羊,羊吃草这样。被吃者对于吃他们的人,恨的入骨,而吃羊者觉得羊本就是被吃的,理所当然。

    本来,魔族是以人的七情六欲产生的负能量而生,处在食物链的上端。以前一直是人类深深憎恶的对象。可是,此刻,心魔王被困在这结界之中,食物链关系逆转。

    如果是平日里,毛玥一定会为此而感慨万千,可此刻,欣喜于即将完成整个能量循环,她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逼出心魔的魔力,而无暇想其他任何问题。

    她和云永望出现在此处就是为了劝服心魔王,愿意输出魔力。

    只是这一刻,心魔王从捕猎者变身为猎物,他的愤怒不甘可想而知,看到毛玥和云永望的脸,他怒吼道:“你们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总会有一天将你们扒皮抽筋,只留下大脑永困在我的环境中,成为我永远的饲料。”

    毛玥却是一声嗤笑,说道:“我们这已经是第四次见面了吧,前三次你都不能奈何我,这次更是成为了阶下囚,就别说这种大话,徒留笑柄了吧!”

    一旁的云永望却是说道:“冯嘉盛,别装了。你本就不是被情绪控制的人,此刻何必装成这个样子。接受现实,我们再来好好谈谈吧!”

    被云永望戳破了他内心的伪装,心魔王虚幻的脸瞬间变成了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他说道:“好吧,那谈谈吧!说说你们的目的。你们设下如此大一个圈套,不惜让整个中海都陷入了恐惧之中,不就为了我么?

    让我猜猜,你们不是因为恨我,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只有我能完成。所以才会突然发难。”

    毛玥和云永望自然不愿意它就此掌控了谈话的节奏,被它牵着鼻子走。毛玥说道:“你说的都对,但是作为阶下囚的你,只能配合,并没有其他选择了,不是么?”

    心魔王雾状的身体一抖,他说道:“我至少还可以选择死亡。除了我,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可自已经找不出第二个心魔。”

    毛玥说道:“那你尽管死去好了,因为你是死是活于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即使你死去了,我们一定会将你全身的魔力压缩为魔力晶核,供我们使用。”

    这句话让心魔王大惊,他实在没有想到毛玥会如此回答。这让他明白了,毛玥的目的是他全身的魔力,而不是其他。这样的情况下,他毫无胜算。

    看到心魔王雾化的身子在空中颤抖,显然

    第三百八章

    特五组的权威并非一日形成的,也并非只依靠怀柔的政策或者整府的权威形成的,特别是在实力为准的修道界,都是靠实力,靠战绩积累出来的。

    而被他们的战绩就是打败那些修道界那些倚仗修为胡作非为的修士,或者西方入侵的异能者。

    在华夏刚建国,战乱刚结束的那段时间内,修道者倚仗修为闹事的时候比比皆是,民国时期,各类奇侠、各类妖魔鬼怪的传说到处都是。可是,宋一这个百战英灵,硬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所有的修士按照法律处理,死在宋一手上的修士、妖怪只怕有上百,其中不乏成名已久的邪魔外道。

    现在的华夏,早已没有修道,没有妖魔鬼怪的传说,就是因为有宋一的镇压,整个修道界没有任何人敢造次。

    现在的宋一,在修道界已经五十年没有出手,但关于他的传说仍在修道者中流传。

    这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站在眼前,在场的修士无人敢越雷池一步,但是降妖除魔的愿望,或者与猫族的仇恨又让他们不甘心就这样退去。

    一时间,所有人就僵持在此处,进退维谷。

    很多时候,情绪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这一次,情绪很明显的是在沉默中消亡掉,所有的修道者在沉默良久之后,摄于宋一的威势,纷纷从另一方离开。

    而在遥远天际的战斗波动,在毛玥、敖青他们赶到之后,也很快结束。心魔王被关押在一个小型的结界之中,不断释放魔力想破开结界,却始终不能成功。

    不久之后,它终究是疲惫了,暂时休息了。而这时,毛玥和云永望的面孔才出现在它的面前。虽为仇敌已经很久,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以真面目面对面的见面。

    对于那个可怜的笼中魔,毛玥和云永望反而已经忘了当初的仇恨。也许他们之间也说不上仇恨,只是两个种族各自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争夺资源。

    这种种族之间的竞争是血淋淋的,就如人吃牛羊,羊吃草这样。被吃者对于吃他们的人,恨的入骨,而吃羊者觉得羊本就是被吃的,理所当然。

    本来,魔族是以人的七情六欲产生的负能量而生,处在食物链的上端。以前一直是人类深深憎恶的对象。可是,此刻,心魔王被困在这结界之中,食物链关系逆转。

    如果是平日里,毛玥一定会为此而感慨万千,可此刻,欣喜于即将完成整个能量循环,她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逼出心魔的魔力,而无暇想其他任何问题。

    她和云永望出现在此处就是为了劝服心魔王,愿意输出魔力。

    只是这一刻,心魔王从捕猎者变身为猎物,他的愤怒不甘可想而知,看到毛玥和云永望的脸,他怒吼道:“你们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总会有一天将你们扒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